那个趴在台口儿看戏的小孩

光明网 2020-09-20 03:01:16

【戏剧名家讲故事】

作者:尚慧敏,光明日报记者李晋荣采访整理

我出生在梨园世家,因为爷爷尚小云的关系,我从小接触戏曲,打会走路了,爷爷、父亲唱戏,我就常常趴着台口儿看戏。

我今年70多岁了,在梨园里打转了这么多年,你问我,戏曲对于我是什么?我似乎不清楚。但我知道,在戏曲,在京剧面前,我永远是那个趴着台口儿看戏的小孩儿。

那个趴在台口儿看戏的小孩

尚慧敏近照。资料照片

我这个小孩儿,8岁时跟着父亲去演出,剧团没有儿童演员,《秦香莲》里的“冬哥”就让我临时顶上了。上场前大声洪亮地回答“没问题”,上场后,光顾着看戏,忘了词儿,忘了下跪的动作。十岁时第二次演戏,上场前依旧洪亮回答“没问题”,结果冒场了(演员上台上早了),幸亏跟我搭戏的老演员前辈们舞台经验丰富,马上把戏接了过来,台下压根儿没有看出来。

14岁时,我决定正式学戏。但家里更愿意送我去上电影学校,以后去演电影。我看了看觉得还是喜欢戏曲。爷爷决定把《打青龙》传给我,让师姑孙明珠教我“身段”。当时这出戏有幸上演,结果我演出时又差点出错,前边唱念做都很顺利,后面开“打”,亮相亮住以后,有个动作我却突然忘了,还好一秒钟后我又想了起来。孙明珠一直在上场的台帘那里给我把场子,我想起来动作后就朝她伸舌头做了个鬼脸儿。

你说我这个小孩儿,多么儿戏,别人学戏入行那么辛苦,我却嘻嘻哈哈浑然不知。戏曲之于儿时的我,就像一个玩伴,我和它形影不离,充满了亲切。以至于作为懵懂孩童的我,初次与它正式交锋时,全然没有上场的紧张认真,以为舞台就是很自然很随意的事情。

热门推荐

推荐

本网页已闲置过久,点击关闭或空白处,即可回到网页 关闭

    图片错误无法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