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年二月春来到

资讯播报 2021-02-23 23:50:40

1月的时候,北京的朋友有心,给我寄来了一本中国林业出版社出版的《中国茶历》。我打开后刚巧翻到2月3日、立春。这一页有编者写的一首诗:“东风解冻回春景,祭灶春联灯笼醒。迎春樱桃望春花,鞭春芒神咬春饼。团聚一脉好家风,相守今生鱼水情。银壶煮水动三江,万家灯火是天明。”有趣的是,我去年也读过编者的这首诗,只不过有几句不同:“东风解冻回春景,蛰虫始振茶未醒。迎春樱桃望春花,鞭春芒神咬春饼。远方归雁不等领,咫尺游鱼依然静。银壶煮水动三江,手捂盖碗问月冷。”2020年的诗里,描述和呈现的都是自然的状态,立春是一年二十四节气里的第一个节气,虽然阳气渐起,但是人感知的温度仍较为寒凉,动植物都处在各种安静的状态里。2021年的诗中,却表现出人的状态,是全家团聚、灶头火热、万家灯火的烟火气息。这样的气氛于我而言,只能是停留在童年的记忆中了。疫情和岁月改变了一切。社会的发展改变了人与人相处的模式和状态。

年年二月春来到

那天我和在新西兰的表姐一起回忆,一到春节,天寒地冻地上有雪,屋檐下有冰凌,江南小城的白墙内外腊梅幽香,一到晚上烟花爆竹点亮夜空,热闹非凡。白天到处串门,吃东家吃西家,现在回忆起来似乎都是美好和笑意。而后,老人们相继离世,我们也逐渐走进了中年,亲戚们远的去了异国,近的也在他乡,能见上一次面也变得极其不易。

父亲去世后的第二年春节,我陪母亲去了在美国的大表姐家,我记得表姐说好怀念小时候的蛋饺,母亲二话没说,就开始准备材料做了起来,我们还像小时候那样捡蛋皮吃,嘻嘻哈哈俨然没有成年人的模样。晚上与表姐的华人朋友们聚会,各家拿了菜去拼成一桌,凑起来的热闹里却流露着思乡的悲怆。然而只要母亲在,那股温暖就会在。只是,今年的这个春节,从今往后,对我而言,更多的只剩下和先生在一起回忆母亲的点点滴滴,做着母亲和我都喜欢的菜,念着懂情和有情的人了。

热门推荐

推荐

本网页已闲置过久,点击关闭或空白处,即可回到网页 关闭

    图片错误无法显示